古森与古天漠到达试练场的时候,此地的气氛便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苏家的人与古家的人对视一眼,皆是冷哼一声,整个试练场上都似乎弥漫起了几分火药味。

苏家坐在首位上面,是一个白发老者,身穿一件白袍,气势极为浑厚,正是苏家现在的家主,苏振乾。

“古森,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原来你这个老东西还活着。”苏振乾看着古森,突然冷笑一声。

“哈哈哈,你这条老狗也活着,我凭什么死?”古森毫不示弱,大笑着说道。

古森与苏振乾原是同一时代的人,苏振乾选择当了家主,而古森却想要修炼地玄功,一进地底就是十年,现在两个“老朋友”见面,也是一顿互相嘲讽。

但古森说的如此露骨,还是让苏振乾旁边的几名中年人脸上露出几分怒色,忍不住豁然起身。

“都坐下。”苏振乾摆了摆手。

“是,父亲!”几人恭敬的应了一声,止住了想要对古森动手的念头。

“古森。”苏振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十年不见,你的确还是那么嘴不饶人,不过这么多年修炼,你怎么还是玄级八星?”

不少人看向古森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疑惑。

古森当初是要压过苏振乾一头的,而且传言古森闭关十年,而苏振乾成为了苏家家主,有琐事缠身,按理说古森现在出关应该稳稳压住苏振乾一头才对,但按照苏振乾所说,古森竟然才只是玄级八星?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算你有点眼光。”古森淡淡一笑,丝毫没有因为苏振乾的冷嘲热讽而恼怒,反而有了几分得意。

只是这种表现,落在别人眼中便成了古森自认不如了。

古家的席位在左侧,镇山侯坐在中间,将两派人马分隔开来。

“古玄怎么还没有到。”镇山侯看着古森,询问道。

“我看怕是不敢来了。”苏振乾身后,苏晨冷冷的说道。

古森看了苏晨一眼,对镇山侯道:“玄儿也许有更重要的事情,因此耽误了,现在距离正午还有一段时间,相信用不了多久玄儿就会来了。”

古森的这句话虽然说的随意,但还是让苏晨眼皮一跳,忍不住怒火翻滚,与他苏晨的生死战,竟然不是大事?这是把他当成什么了。

“古森,我知道你们肯定给了古玄几分手段,但你们古家有手段,我们苏家同样有!”苏晨冷冷一笑,身上的气势轰的散发出来。

玄级四星巅峰!

一月之前只是玄级三星的苏晨,此时竟然有了四星巅峰的境界!

古森脸色一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目光阴沉的可怕:“好个苏家,竟然强行把苏晨的境界提升,苏振乾,连你自己的儿子你都要如此,你可真是心狠啊!”

苏振乾淡淡一笑:“晨儿修炼天赋本就平平,而且也不喜修炼,我让他服用禁丹,虽然断了武道之路,但灭了你们古家一个天才也算值了,禁丹,也不是谁都有本钱能拥有的,使用禁丹,也是一种本事!”

古森与古天漠的脸色都是阴沉难看。

玄级三星的苏晨,古玄虽然未必会胜,但只要这个月内有进步,保住性命还是可以的,但现在苏晨突破到四星巅峰,那古玄就要绝对陷入危险之中了。

古天漠虽然知道古玄能够爆发出更强的实力,但这也无疑会让古玄引起别人的注意,最终的结果,可能是让古玄陷入更大的危机,毕竟能爆发实力的秘法谁不渴望,甚至值得让尊级强者铤而走险。

不过苏振乾所说,却让他们也没有办法,禁丹,他们的确没有,而且有禁丹,也不会让古玄这个古家的唯一希望服用。

正在这时,旁边却传来了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禁丹是,有禁丹的确是本事,这句话我很认同,不过你最好牢牢记住不要忘记了。”

众人的目光望了过来,便是看到古玄一脸戏谑的走了过来。

古玄到来,古森与古天漠同时松了口气,不管这场生死战是否进行,但古玄如果避战,那是定然要受到天龙卫的追杀的。

“哦?”苏振乾玩味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完成这个遗愿,晨儿,居然古玄已经到了,你就下场。”

“好!”

苏晨玩味一笑,跳到下方提前准备好的战台之上。

“玄儿,这场比试禁止你战!”

古玄刚要走下去,古森便是伸手把古玄止住。

“怎么,你们怕了,难道不怕违规引来天龙卫大军?”苏振乾冷笑一声。

“侯爷。”古森不顾苏振乾的冷嘲热讽,转头看向镇山侯,“这次古玄与苏晨约斗,但在这一个月时间内,苏晨却吞服禁丹,这已经是明显的违规了!”

镇山侯皱了皱眉,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对于古森所说,也不是无道理,约斗之后,吞服禁丹本来就是被武者所不齿的事情,但试练场的生死战,却并没有这种规定。

“怎么,事到临头,你们还想反悔?”苏振乾老脸一沉。

“不是我想反悔,是你们苏家明目张胆的干这些下三滥的勾当。”古森怒声说道。

“爹。”坐在镇山侯后方的周媚,见到镇山侯犹豫不决,便是有些焦急的叫了一声。

镇山侯颇有异样的看了一眼周媚,忍不住叹了口气,周媚喜欢古玄的事情,他也早已知道,甚至要比周媚自己知道的还早。

只是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大荒王朝的规矩,明目张胆的袒护古玄,付出的代价太过严重了。

“罢了。”镇山侯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还是心中一软,站起身来,道:“这次生死战,苏家苏晨吞服禁丹,已经违规,我禁止这场比试继续进行!”

“什么?”苏家的人脸色一变。

苏振乾霍然起身,对着镇山侯沉声说道:“侯爷,试练场生死约斗,并没有这一条,你强行让决斗结束,是想故意偏袒?”

周围的人顿时屏息,苏振乾显然是在对镇山侯发难,但苏家身为大家族之一,虽然弱于侯府,却并不惧怕!

“不错,我正是我要偏袒行事,承认又如何?”镇山侯看了苏振乾一眼,淡淡的说道。

不少人都因为镇山侯的回答而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事情据理力争也就罢了,竟然直接承认?

“嘿嘿!”苏振乾冷笑一声,“你是镇山郡城的一方诸侯,是大荒王朝任命,你敢公然违抗命令,你想过要付出的代价吗?”

“我想过又如何!”镇山侯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怒色,身上的尊级气势轰然爆发出来,一掌将身前的桌子拍的粉碎:“今天我就是故意行私!过了今日之后,不用你苏振乾去王朝告我的状,我亲自请辞,就算扔了这诸侯之位,这古玄我也保定了!”

此言一出,就连古森与古天漠都是一惊,镇山侯为了保住古玄,竟然不惜放弃诸侯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