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耿小蕊问道。

“你去不去都没多大作用,羊良平要是真想对我下手的话,肯定会不留任何情面,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如果我一旦出了事情,我的孩子该怎么办?”裘媛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吧,你能出什么事情,如果他们硬来的话,港岛也不是法外之地,你可以多带几个保镖去,即便是他们想对你动手,也不能让他们有机会,而且你还可以随时变换地点,不然就把见面的地点安排在新加坡或者是雅加达这些地方都可以,既然陈涛敏能出来,去哪儿不是去呢”。耿小蕊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看来我是要找一个好的安保公司了,虽然花费很高,但是能保命啊”。裘媛说道。

魏金明等在桃花镇山庄的包房里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在这里吃住,白天睡觉,晚上起来活动有白雪掩护,他的调查工作还算是顺利。

在他的授意之下,白雪已经勾搭上了周围山手下的头号干将,一个叫花猫的家伙。

花猫是周围山的得力干将,很多事情都是花猫亲自带人去干的,所以只要找到了这个人,那么接下来的很多事情就可以知道周围山在想什么,又想干什么了。

“妹子,今晚有没有空陪陪哥?”花猫看到白雪之后,勾了勾手指头,将白雪叫到了身边,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态度非常暧昧的问道。

“猫哥,只要你说话我随时都有空,说吧,今晚去哪儿,还是我来安排?我看今天天气不太好,别出去了,就在这山庄里吧,待会我开个房间告诉你,到时候你直接过去就行,我在那里等你”。白雪媚眼如丝的说道。

“好,就听你的,我等你消息”。花猫非常得意的说道。

夜幕降临,花猫终于等来了白雪的消息。手机上的信息显示了房间号码,他安排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就朝房间走去,当他进入房间之后发现房间里光线朦胧,白雪在朦胧的光线下躺在床上,肆意的翻滚着,花猫一下子就来了情绪,慢慢走向了大床,但是当他靠近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脖梗子上一疼,剩下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花猫悠悠醒来,但是还没有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都不能动了。再看自己的手和脚,好像被绳子绑住了,嘴里塞着着一个臭气熏天的东西,他耷拉下眼帘看了看,好像是自己的袜子。

美女希希图片

抬起头眯着眼看一下,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有些熟悉,但又不认识,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却叫不出名字来。

魏金明从桌子上扯了一张纸巾,用纸巾抓住他的袜子扯了出来,花猫长长的出了口气。

“你他妈是谁呀?为什么抓我?这里是哪儿?快把我放了,你知道你抓的是谁吗?如果让我出去了,我肯定和你没完,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就敢动我,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你这个混账”。花猫开口就是一顿嚣张的怒骂,但是魏金明不和他一般见识,等他发泄完了之后,又把袜子堵在了他的嘴里,这一次花猫学乖了,不再和魏金明硬扛,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对面这个人实在是不好对付,并不是自己强硬一下,对方就能吓得屁滚尿流,把自己放了的人,既然敢把自己绑到这里来,就不是一般货色。

“大哥,大哥,大哥,都是混口饭吃都不容易,说吧,你想要啥?只要我有的都给你”。花猫开始认怂了。

“我啥都不要,你只要告诉我周围山是怎么坑害耿小蕊的就可以了,你们是怎么策划的?怎么实施的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如果你敢骗我,看到这个地方了吗?这个地方就是周围山建的那几栋楼,我会把你放在这里,然后用炸药把楼下的几根柱子炸断,把你埋在这里面,到时候周围山的公司也因为这个项目出事了,大家又扯平了”。魏金明淡淡地说道。

花猫闻言,看了魏金明一眼:“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不是叫魏金明,耿成安手下的?没想到你还敢回来,是条汉子,现在周老大到处都在找耿小蕊和你”。

“我知道啊,所以我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吗?如果我们俩合作的好,我还可能把你放回去,如果你不和我说实话,那么这里就是你最后的葬身之地,等到这些建筑垃圾收拾完,不知道猴年马月呢,你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了”。魏金明说道。

花猫也不是吃素的,不是魏金明几句话就能把他吓唬到的,所以在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里,魏金明不断的把那只臭袜子塞到花猫的嘴里,然后对他一阵毒打,直到把花猫彻底打服了,鼻青脸肿的歪在桌子上。

“你还知道什么都告诉我,对着摄像机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的话今天你就只能埋在这里了,炸药已经买好了,就等点火了”。魏金明淡淡地说道。

“我说,我说,我说,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别杀我,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跟着周老板混口饭吃不容易”。花猫求饶道。

魏金明这几天没闲着,通过对耿成安公司里出的叛徒的审问,以及这个花猫的交代,他终于把事情都串联起来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羊良平专门为耿小蕊设的一个局,周围山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让魏金明没有想到的是,花猫还交代了周围山要带他们去香港做掉裘媛的事情,他也听说了裘媛现在和耿小蕊在一起,所以他现在很担心耿小蕊的安,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告诉她,让她不要和裘媛待在一起了,裘媛的事情他们管不了,所以也不想掺和进去。

花猫是第二天凌晨被放回去的,但是他没敢再去找周围山,回家收拾了一下东西远走他乡,既然出卖了周老板,肯定没有好下场,早点儿逃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