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御兵叹了口气,笑着眯起眼睛看着白艳艳:“啧啧,白四小姐,你对我那俩师侄观察的挺仔细嘛!呵呵,只要你开口,本小姐绝对成人之美。”“你……”白艳艳被龙御兵气得双眼圆睁,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楚克秦站到白艳艳身边,看着满身泼妇模样的龙御兵浮起一丝冷笑:“龙小姐,此话当真?”

龙御兵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啊,是啊,自然当真。”白艳艳急忙拉了楚克秦一把,有些难为情地小声喝道:“楚师兄!你别把我往火坑里推呀!”白祎旭不动声色地挡住白艳艳,也低声对龙御兵说道:“龙小姐,出言无悔。”

龙御兵顿时冷下脸问道:“白公子,你想说什么?”楚克秦笑了笑回答说:“刚才龙小姐已经说了,只要我四师妹喜欢,就会保媒的对吧?眼下四师妹对那位高个的木少侠一见倾心,不知龙小姐舍不舍得割爱呢?哈哈。”龙御兵和白艳艳都一脸通红地看着楚克秦。白祎旭趁机小声对白艳艳说道:“四妹,你别着急,那个小子是龙御兵的心头肉,她肯定不会答应。楚师兄是将她一军罢了。”

白艳艳静下心来看了看龙御兵,果然龙御兵紧咬嘴唇,一脸不善地盯着楚克秦。白祎旭看着龙御兵,笑了笑接着说道:“龙小姐,你不说话……应该就是默认了吧?”木无双见龙御兵双肩微微颤抖着,不由得慢慢朝龙御兵走了两步。木无双刚要说话,忽然听到罗瑞哈哈一笑,然后站到龙御兵身边朗声说道:“龙丫头,我看人家白小姐是真心实意的,按我们欧罗巴的规矩么,今天晚上就让他俩试试婚好了。”

白艳艳见到罗瑞,自然本能地有些哆嗦,但是听罗瑞说出试婚两字时,白艳艳白皙的俏脸顿时涨得通红。楚克秦咳了一声说道:“阁下难道就是杨夫人?”罗瑞看了一眼满脸不悦的龙御兵,微微一笑看着楚克秦回答道:“现在还不是,以后也许就是了,我看你有点面熟啊……阁下难不成就是用卑,鄙,伎,俩,胜了我们杨佐教的楚克秦吗?!”

楚克秦原本想说“你和杨佐教是不是也试过婚了”,但是罗瑞忽然提出先前比武的事,楚克秦的脸上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愧——半年前他在比武场偷袭杨天泰,确实胜之不武。眼下罗瑞搬出这件事,楚克秦也不由得语塞了片刻,然后才不自然地说道:“杨夫人,比武之事,本就胜负无常,在下……”

罗瑞却是慢慢眯起眼睛厉声喝道:“也就是说,你的武功很厉害了?在下倒是也想领教一下!楚大侠,别怪我出手狠!”说罢罗瑞倏地掏出自己的长鞭蝎尾针,肩膀一抖把鞭子重重摔到地上,地面顿时出现一道几寸宽的裂缝,裂缝不偏不倚恰好一直延伸到白家别府的大门缝里。

木无双见罗瑞一身杀气的掏出长鞭,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林淼也一脸紧张地快步的走到木无双身边:“罗姨这是……要血洗白家么?她可不止武功高这么简单……”木无双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只见罗姨用过两次鞭子,一次是和顽玉前辈过招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和有浴火杖的菲菲!”

张庭幕、张庭烨和葛堂季他们虽然从没见罗瑞用过兵器,但是乍一见罗瑞亮出长鞭,也是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楚克秦见罗瑞盛怒之下亮出兵器魔力,也是心中一紧。白祎旭急忙站到楚克秦身边抱拳说道:“杨夫人,楚师兄和杨佐教之间只是有点小过节而已,就像刚才林少侠折断我的手指一样,比武失手,在所难免啊!”

罗瑞深吸一口气,慢慢卷起长鞭冷眼看着白祎旭,楚克秦和白艳艳则是暗暗舒了一口气。龙御兵自然也听得出白祎旭是在拿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压罗瑞,龙御兵只能慢慢靠到罗瑞身边,慢慢伸手拉住罗瑞的袖子小声说道:“罗姐,别动兵器。那个白大公子说的也不错,动手倒是显得咱们小家子气了。”

罗瑞虽然嘴上嗯了一声,眼睛仍旧死死盯着楚克秦,楚克秦此时已是满脸汗珠,一声不吭地看着罗瑞脚下的地面。罗瑞闭上眼睛,慢慢把鞭子收回袖子里。楚克秦见罗瑞脸上的怒意少了几分,立刻退了两步站到白祎旭身后。这时白艳艳想了想,来到白祎旭身边看着龙御兵说道:“龙小姐,刚才罗姐姐也说了,我可以挑我中意的九剑阁门人,作为我们白家女婿……只是我也得试试他的本事才行,对吧。”

龙御兵有些疑惑地看了白艳艳一眼,罗瑞冷哼一声说道:“无双的武功,你会不知道?你当时不是也在吗?”白艳艳抿嘴笑了笑说道:“当时我在比龙小姐武招亲的现场不假,但是木少侠是不是凭真材实料呢?”罗瑞斜了白艳艳一眼,言辞里也充满了威胁:“你想怎样?直说就行。”

清迈的一个人自在旅行

白艳艳嗤笑一声,慢慢卷起袖子说道:“我知道龙小姐道术武功无一不精,她看中的人自然也不会差。眼下我只要和龙小姐比试一下就知道了。”白艳艳此言一出,木无双等人都皱起了眉头——他们自然知道龙御兵道法天赋极高,但是武功只能说是略懂皮毛。而白艳艳的武功绝对称得上是好手,和她比武龙御兵根本就没有半分胜算。罗瑞啧了一声,有些不满地说道:“白小姐,你这是欺人太甚吧?”白艳艳故作惊讶地说道:“罗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木无……木木少侠的武艺如此高强,难道龙小姐的武功会低到哪去么?就算我有心和龙小姐争乘龙快婿,也得让龙小姐心服口服吧!”

龙御兵不知可否地看着白艳艳,秀眉已经快压成一条直线了。葛堂季对身边的李彧小声说道:“李师兄,这个白小姐,这么喜欢木师兄么?”李彧哼了口气小声解释说:“她哪里是喜欢木头!只是欺负小师叔武功不如她而已!她要是赢了,就可以说木头不过如此,顺带贬低小师叔,然后把一切推得干干净净;就算输了,也可以把木头拱手推给小师叔……反正她是吃定小师叔不会把木头让出去,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