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该结束了。”

林牧自然不会回答驭兽老人的话。

现在的驭兽老人,赫然被刚才的手段震慑,心灵防御力处于最低状态,是出手斩杀的最佳时机。

错过这次时机,一旦等对方反应过来,那便会棘手许多。

尤其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大脑疼痛不已,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

“炎火飞刀。”

墨染般的瞳子里,掠过淡淡火光,一道夺目亮光,也倏地从他手中射出去。

这是林牧的一次尝试,将异火注入飞刀中。

飞刀,本就是他的强项,如今再加上恐怖的地心炎火,他也想知道,威力到底有多强。

不过地心炎火的温度太高,而林牧手里的飞刀,又是普通材质,根本承受不住。

当光芒还空中闪掠,飞刀便已熔化,部化为了铁水。

幸运的是,林牧出的那股劲道还在,混合异火的铁水,依然朝着锁定的方向飞射。

芭蕾美女的灰色写真

生命危机的刺激,令驭兽老人一阵激灵,察觉出林牧的目标,分明是他。

可是,林牧既然出手,又岂会预料不到这点。

见驭兽老人有了躲避的迹象,他眼瞳里黑光微动,剩余的灵魂之力统统出,毫不保留的袭向驭兽老人脑海。

驭兽老人身体一阵,再次陷入僵硬。

此时林牧的灵魂之力已残存无几,震慑不了驭兽老人多久,恐怕半个呼吸之后,他便能清醒。

但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别说半个呼吸,一个刹那都会决定胜负。

半个呼吸后,当驭兽老人反应过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噗嗤!

那道通红滚烫铁水,已没入他眉心。

而后他的头颅,也飞快熔化,并以极快的度,朝下方延伸,脖子、肩膀、胸膛

这情形,无疑恐怖之极。

一个大活人,还是名巅峰武者,就这样在人们视野中,快被铁水销熔。

也就两三息的功夫,那个名震一方的驭兽老人便彻底消失,只有几块焦黑的骨头和破碎的软甲,在地面散落开来。

亲手创建驭兽宫,并使之延续四十多年,驭兽老人在驭兽宫威严十足,无异于顶梁柱。

现在,顶梁柱都林牧杀死,还是用这样震撼人心的邪异方式,在场所有驭兽宫门人的心灵,顷刻间部崩溃。

在这种恐惧的驱使下,众驭兽宫门人再也忍耐不住,开始了疯狂的逃命。

看着这些人,林牧眼里没有丝毫同情,目睹了此间场景,在场所有驭兽宫弟子,他一个都不可能放过。

一旦放过,九玄火蟒的血肉也好,他的底牌也好,都会泄露出去。

唯独可惜的是,他已无法亲自出手,杀死驭兽老人后,他的灵魂之力,也是彻底透支。

如今他还能站立着,都是凭借那顽强的意志。

“夜千澈,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林牧再也支撑不住,眼睛疲惫闭上,当场昏睡过去。

昏迷前,他隐约感觉到,有股强大的生命力,从驭兽老人陨落之地飞出,没入他的武脉中。

“一群弱小的蝼蚁。”

但林牧的意识刚沉睡,他眼睛便又诡秘的睁开,只是说话的语气却截然不同,透着一股俯视一切的味道。

随后“他”的眼中出红光,一股比林牧自身强大百倍以上的灵魂之力,骤然如洪水肆虐开来。

这灵魂之力扩散的度,远比那些驭兽宫弟子逃跑的度快。

所有被这灵魂之力扫过的驭兽宫弟子,都瞬间七窍流血,身躯栽倒身体。

包括右护法这名三阶武者,同样被直接秒杀,转眼成了具灵魂破碎的死尸。

这已不是普通的杀戮,简直是死神在随意挥动镰刀,收割一条条生命。

而这真正的出手者,自然是夜千澈。

三分钟不到,数百名驭兽宫弟子,被夜千澈屠戮一空。

望着满地尸体,夜千澈眼眸没有半分波动,倒不是她真的冷血无情。

是人类的尸体在她眼里,和人类看待妖兽草木差不多。

“咦?”

忽然,她现这满地尸体中,有一具“尸体”,竟还有气息。

身躯一晃,立即到了这“尸体”边,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林牧,别杀我。”

装死被识破,这人立即惊慌的求饶。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青峰。

夜千澈虽不认识周青峰,却不难看出,后者修为只有九阶武徒。

一个九阶武徒,居然能抵挡住她武师级别的魂力攻击?

魂力快在周青峰身上一扫,没多久夜千澈便伸手在对方胸口一扯,一块羽翼状的白色吊坠顿时落入手心。

看到这吊坠,夜千澈眸中掠过淡淡惊异之色,暗道:“邪神之力?这片大6上,居然还有这种力量,怪不得能抵挡我的魂力攻击。”

“可惜,这力量太低等,就算达到巅峰,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我还是不要去追究,免得招惹麻烦。”

周青峰不知夜千澈的想法,见“他”陷入沉思,还以为是在想怎么折磨自己。

当即他更是恐惧,痛哭流涕道:“林牧,以前是我有眼无珠,不该得罪你,求你饶我一命,今后就让我给你做牛做马,你要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听他的话,似乎和林牧有过结,有意思,就把他留给林牧处置吧。”

想到这,夜千澈手一晃,那羽形吊坠立即飞出,“笃”的一声,将周青峰给击晕。

随后那吊坠落在地上,她看也不看,找个干净的角落,平躺下来,魂力气息飞快消失。

次日。

晨光破晓,林牧悠悠苏醒。

睁眼的第一反应,便是观察四周情形。

入目处,满地都是尸体,而且这些尸体大部分外部完整,毫无伤势,就是没了灵魂波动,死的很古怪。

但林牧一看就知道,这是遭遇灵魂攻击的迹象。

无疑,这些人是被夜千澈杀的。

“夜千澈的魂力,到底有多强?”

林牧暗暗心凛。

他的灵魂之力也不弱,可顶多就影响下别的武者,想要直接靠魂力抹杀,根本不可能。

而夜千澈,竟将数百驭兽宫弟子,如杀鸡屠狗般虐杀,这魂力实在强的可怕。

“没什么好可怕的,要是你也掌握了魂技,即便杀不了高阶武者,解决一些武徒和低阶武者还是不成问题的。”

正这样想着,夜千澈的声音便在他脑海里响起。

“魂技?”林牧诧异道。

“我们魂族的御敌手段,和你们人类的武技差不多。”夜千澈淡淡道,“不过你们人类最擅长学习,所以一些强者,也有掌握魂技的,只是枚魂族那么精通罢了。”

说话之时,她的魂力一阵波动,接着林牧便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篇名为幻杀诀的技能。

林牧意念默诵,眼睛很快明亮起来。

幻杀诀,以灵魂之力构造一个幻境,将敌人的灵魂困于其中并灭杀

“魂技和武技不同,因为涉及到灵魂,每一篇都很精细,经过无数年的验证,所以每一篇也都是经典。”夜千澈说道,“这篇幻杀诀,若你在魂力灵境时,能完掌握,便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致阅览完幻杀诀,林牧忍不住想起宁轻雨交给他的武技万炎印。

这让他暗暗庆幸,本来晋级新的境界后,最应愁的问题,便是没有相应的技能。

而现在看来,他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还有,我的修为已不是二阶武者,而是三阶武者。”

感受到体内真气情况,林牧又是一阵欣喜。

用异火灭杀百余名驭兽宫弟子时,他的修为就达到二阶巅峰,后来杀死驭兽老人,他在昏迷前又明显感受到,一股强大生命力汇入体内。

所以,得知修为突破至三阶,他虽高兴,但并不吃惊。

可惜后面那数百名弟子,都是夜千澈杀死的,否则再加上这些生命力,他就算再破一阶也不足为奇。

“嗯?这是周青峰?”

随着林牧扫视驭兽宫众弟子的尸体,不一会便看到,横躺在不远处的周青峰。

“现他的时候,我听到他求饶,言语中似乎是认识你,所以便留了下来,让你自己做决定。”夜千澈解释道。

看着周青峰,林牧也不禁想起两人的恩怨。

总结起来,他从未主动招惹周青峰,从一开始就是对方要帮林飞龙杀他。这次驭兽宫追杀他的过程中,对方更是变本加厉,一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样子。

想到这,林牧目露寒光,他可不是什么老好人,周青峰招惹了他,如今又落入他手中,那正是罪有应得。

当即,他直接取出一把飞刀,噗嗤一声插入周青峰肩膀。

“啊!”

周青峰惨叫一声,被剧烈的痛苦惊醒。

当他看到林牧正站在身前,手里把玩着飞刀,顿时浑身一颤,连忙爬过来,抱住林牧的双脚,哀声道:“林牧,别杀我,我愿意做你的狗,求你别杀我。”

“你还是周青峰吗?”林牧皱眉道,“现在的你,别说狗,简直连狗都不如。”

他实在没想到,周青峰会是这么副德行,也许这才是此人的本性,在弱者面前耀武扬威,真正到了强者面前,便卑贱的毫无尊严。

“是,是,我连狗都不如,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将是你最卑贱,但也是最好使的奴仆。”周青峰非但不怒,反而谄媚的笑道。

林牧突然兴致无,和这种败类计较,简直毫无意义,冷淡道:“你这样的奴仆,还是去地下服侍驭兽老狗比较好,我可消受不起。”

周青峰神情陡然僵硬,眼中再次泛起怨毒:“林牧,做事何必这么绝情,你不给别人留生机,就不怕将来自己也遭报应吗?”

“不劳你操心了。”

林牧面无表情,手腕一抖,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原本在他手中的飞刀,便已插在了周青峰的咽喉上。

周青峰捂着咽喉,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咒骂林牧,却只喷出血泡。

过了会他浑身一阵痉挛,再也支撑不住,砰的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