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桃夭和萧凌说话间,就见一个酒鬼突然闯了进来,嘴中乱喊着:“花魁妹妹,那个白面小生满足不了你,还是让哥哥来好好的爱你吧。”

青楼一直都是存在高手坐镇的,这个酒鬼能闯进来,绝对不是偶然之事。

听到这个声音,桃夭也赶紧撤掉了空间封印,准备赶走这个酒鬼。

“等等!”

萧凌情急之下抓住了桃夭的手,桃夭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别看她跻身于青楼之中,其实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

之前的高官达贵也只是沉醉在她的媚术之中。

很快,萧凌在桃夭的耳边小声说道:“这是试探,你我不要轻举妄动,周围有高手在探查这里的一切。”

桃夭听见了试探两字后,也恢复了一些清醒,眼神凛冽的看着眼前这个被故意放进来的酒鬼。

“我日思夜想的花魁妹妹,哥哥来了。”

这个一身酒气的男人,壮着怂胆,直接奔着桃夭而去。

“慢着!”

清纯女生逆光唯美森林写真

萧凌此时开口,直接拦住了这个酒鬼。

看到萧凌阻拦自己,这个酒鬼有些肆无忌惮的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给老子让开,小心老子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萧凌只凭着臂力把这个男人拉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大声说道:“你们这个青楼的素质去哪了?这个花魁是我今日所得,怎么进来了一个不长眼的东西。”

一时间,外面的人群部看向萧凌这边,萧凌很机智的把这次试探转化成了基本素质的事情。

现在如果青楼的人不出面,那么他们就会受到不同的谴责。

“就是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花魁可是杨柳细腰,如何撑得起两人的摧残。”

“五万两银子呐,这便宜能是你占的?兄弟咱俩商量商量,我给你六万,让我一睹花魁的风采就行。”

“哈哈哈……”

一时间,青楼之内议论纷纷,桃夭此时也明白了萧凌的意思。

桃夭戴上了面纱,直接漫步走了出来,以一副娇滴滴受了惊吓的样子说道:“这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属实是吓到我了,所以本姑娘需要休息,半月之内众位公子怕是见不到小女子我了。”

桃夭直接把矛盾推向了高潮,这让那些出得起银子和出不起银子的酒客直接发起火来。

“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的花魁娘子,来我们把这个吓到娘子的人扔出去!”一个九小世家的世子说道。

“对,给他扔出去。”

一时间,因为桃夭的做法,青楼乱成了一锅粥,背后试探的人终于坐不住了,青楼隐藏镇宅的高手直接被派了出来。

“不劳宫世子您亲自动手,刚才小的我去解手,放了这个小子惊扰了花魁,现在我就把他扔出去。”

这人说话诚恳,相必是经常做这事的人。

萧凌也没再说什么,直接把这酒鬼扔在了地上,转身抓着桃夭就要回去,一副十分焦急的模样。

“那花魁娘子,可不可以不要休息啊!一时间看不见你,我会想你的。”宫世子说道。

“看心情吧!”桃夭有这个资本让所有男人流连忘返,而且她和青楼一直是合作关系,没有卖身这一说。

桃夭跟着萧凌回了房间,关上了门,外面依旧乱成了一锅粥。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一个堂堂的布依族媚女跻身于此,难道只是为了搜集情报?”两人一进屋,萧凌直接问道。

布依族已经隐世多年,按理说不会参与这些俗事之事。又怎么会直接来到这俗世打探消息。

“不重要了。”桃夭显然是不想说这件事情。

萧凌再次抓出来一把鲛人之泪,放在了桃夭面前,这让桃夭感觉到了满满的炫富感,她自己想要得到一个鲛人之泪十分困难。

眼前这个白面小生竟然一次就拿出来了一大把。

“云天公子,你还有多少鲛人之泪?”

桃夭想要再度提升自己的媚术,到了她现在这个境界,需要大量的鲛人之泪才能有一点点提升。

“怎么?不够吗?”

萧凌虽然有无穷无尽的鲛人之泪,在他眼里这已经是常物,不过在得不到的人眼里,这可就是稀世珍宝。

鲛人不常见,鲛人落泪的时候常常聚集在海底。

而海底有许多的未知数,鲛人会收集自己的眼泪作为法器,所以存世的鲛人之泪并不多。

“不是,公子若只想买这些消息的话,这些是足够的,但是桃夭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云天公子听一听再做决定。”

桃夭想要用一些她这些年搜集的东西换一些足够自己提升的鲛人之泪。

萧凌示意她可以继续讲,桃夭拿出来了自己的家当,一个首饰盒里面装满了空间戒,直接解了自己的气息,推到了萧凌的眼前。

“我布依族隐世百年之久,已经对这些无欲无求,唯有能提升我修为的鲛人之泪让我倾心。”

“这里面是我出来这几年所得的所有东西,劳烦云天公子看看能给我换多少鲛人之泪。”

桃夭说完这话,起身一拜,十分虔诚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

萧凌没有说什么,直接查探了一下桃夭的空间戒指,上面的无非就是一些身外之物,下面的才有一点看头。

竟然有一些炼器炼丹难得一见的药材,药材大多数都是千年之久,看来这些世家公子为了博得美人一笑,真是舍得下血本。

“你会炼丹还是炼器?”

看见这么多千年之久的药材,竟然还有十分珍贵的七星虫草,萧凌不得不问了这么一句。

七星虫草是一种药草,它成长的环境需要很多一阶星虫的血液浇灌,因此一个上了年头的七星虫草需要花费的不仅仅是人力,物力,还有精力这么简单的事情。

最基本的就要有无数人看管这颗七星虫草,且这种草不能大量种植。

“我哪个都不会,不过我不缺丹药和武器。”

媚人的武器就是她自己,自然不需要武器了。

至于丹药,她现在招招手,就有无数男人争着抢着给她送。

“那你收集那么多的药材和炼器的材料做什么?”

这些东西可比银子珍贵,不过放在一个不会这些的人身上就是暴殄天物。

很快,桃夭就有些毫不不在意的回答道:“钱,太俗,所以我就叫他们给我搜集我满意的东西。然后就这样了。”

萧凌拿走了部的药材和炼器的材料,最底下还有一个黑漆漆的丹炉,也被他直接给拿了出来。

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空间戒,拿出来了所有的存货,差不多要有五千个鲛人之泪。

这些东西,就不能直接放在桌子上了,只能找一个空间戒给装好。

这一刻,桃夭也是十分的震惊。

她并不知道这个高深莫测的神秘男人究竟有多少鲛人之泪,所以刚刚的行为就是在赌。

赌这个看上去大气的男人有更多的鲛人之泪,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你究竟有多少鲛人珠?”

空间戒里面的鲛人之泪的数量让桃夭惊呆了,于是不经过任何思考就问出来了这个问题。

“这个并不重要,我现在只有这么多了,不过你也不亏了。”

萧凌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还意外收获了这么多药材和材料。

心满意足,准备收拾收拾找个客栈对付一夜,明天再回马家。

桃夭的认知度一再被萧凌刷新,这鲛人珠已经满地了吗?

怎么听他说的这意思,他还能再弄到,现在只有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