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4月

托瓦心里很明白,明白自己家人的身份——领民。

或者说…….农奴。

整个王国,在百年前经历了战乱,不仅是王室、地方贵族大换血,大多数领民,也都在战争之中从自由民沦落成农奴,一个领地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而他也不例外。

幸运的是,他的身体足够强壮,在二十年前,成为了当时还是男爵大人的克劳瑞多大人的侍卫之一,随后,这二十年,跟随着对方,直到对方成为子爵。

在不久之前,子爵的领地受到了攻击。

也正是因此,可怜的托瓦才会被吩咐带上亚特少爷离开。

托瓦心中如此想着,但看着亚特那“呆滞”的神情,不由得又想到。

万一…..万一子爵大人死去了呢?

自己一家被赦免成自由民的奖励,还拿不拿得到?

托瓦摇了摇头,把这个荒唐的想法从脑子里晃出去,恢复成原来的笑脸,但是,隐晦的种子,却已经已经生根发芽

亚特听到呼唤声,回过神来,想着托瓦询问道:“怎、怎么了?”

说着,有些饥饿的他,就伸出手去,抓向了一个蓝芬果。

干净气质女生慵懒的居家生活照

但是,托瓦却是收回了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收回,或许是因为刚才在脑中闪过的想法。

但是,在没有确定子爵大人失败之前,他不能流露出任何恶意。

“托瓦?”亚特看着托瓦的动作,有些疑惑。

托瓦干笑了一声,匆忙想了个了理由:“好像还没擦干净,我擦一擦。”

说着,就扯着那包果子的粗布,在果子表面擦拭了一下,又递了过来。

擦了之后反而更脏吧?

亚特翻了个白眼,然后,抓起一个果子,低下头来吃起果子。

但是,他的心中,却也是一凉。

熟悉各种中世纪游戏的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着经验。

以前只是游戏,不当真,现在,在看到托瓦脸上的干笑,又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有些糟了……

亚特不是个傻瓜,刚醒来的时候,他还有些糊涂,但是安静下来之后,他却联想到了各种各样的怀情况。

在好几个boss车队之中,他一般都是负责战术决策的首脑,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在各种事情都细致过人。

最重要的一个思维特点就是……经常以最糟糕的结果来做心里准备。

而现在,最糟糕的状况是什么?

疲惫?饥饿?干渴?或者是森林里可能出现的危险?

亚特的脑子一边高速运转着,掠取脑海中属于“亚特”的记忆,一边暗暗地观察托瓦的动作。

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图瓦特森林外围,和其他的人迹罕至的区域一样,存在着不少的凶悍生物。

按照这片森林的大小来看,甚至有可能出现相当于天启骑士、正式巫师的强大生物。

身体的原主人亚特,和其他贵族少爷一样,他必须接受基础教育。

不过,这亚特是个很活跃的人,或者说,是个不太爱学习的家伙,对于这些,没有多少详细的记忆。

但是,只需要知道。

这托瓦的实力,只是个比较强壮的普通侍卫而已,并不是什么骑士。

甚至,连骑士侍从的等阶都达不到。

托瓦从一般的小偷和流民手里保护他还行,至于那些强大生物,想都别想,只要遇上,就是一个字,死。

现在的话,更糟。

如果他这具身体的那个父亲,克劳瑞多子爵失败的消息传来的话,托瓦很有可能会从一个保护者转变为敌人。

如果托瓦还有良心的话,他有可能会被继续保护,或者是放跑,如果这良心稍微少那么一点……

换位思考,比起护送一个不再有用的子爵继承人从而导致自己被追杀,家人会受到更糟糕的迫害,亚特更愿意选择把这位子爵继承人绑了,送回到那位不知名的成功者手里。

“呼——”亚特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想办法和托瓦分开,自己逃跑了。

无论结果如何,他可不愿意将自己的小命放在天平上,看看另一端别人的良心够不够重。

没有表露出什么,亚特学着记忆中那副任性的姿态,出声道:“托瓦,这东西太难吃了,我认为,至少要一个白面包才能抵得上我的身份。”

言下之意托瓦自然也是清楚,就是让他去买白面包。

过几天是死是活都不一定,还想着白面包?

托瓦的心中,那丝不敬,在短短的几分钟里,疯狂生长着,但是,并没有超过那被贵族统治的深刻记忆。

他犹豫了一下,躬了躬身:“好的,我的少爷,您先躲起来,我去镇子里看看……”

“好的。”亚特的脸上带着笑容,谁也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

在托瓦转过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又听到亚特的声音:“等等,托瓦,你等一下。”

“怎么了?我的少爷?”托瓦转过身去,心里有些烦躁。

“那两个蓝芬果就放这里吧。”亚特故作矜持地说道,就像那些贵族子弟一样。

“好的。”心中的烦躁和厌烦愈发滋生,托瓦将那块粗布连同蓝芬果一起放在地上,随后离开。

“……”亚特眼睛一眯,看着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后,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蓝芬果,双手各抓一个,离开了原地。

一个小时后,托瓦回到了约定的地方。

只不过,带来的不是白面包,连黑面包也没有,只有三个侍从。

至于身份?当然不是克劳瑞多子爵的侍从。

“嘿,托瓦。”看样子像是侍从队长的男人把手搭在托瓦的肩膀上,“那位小少爷到哪去了?”

侍从队长的脸上带着笑意,但笑容里并没有和善。

“他刚才还在这里的!”托瓦的脑门上出现了一层细汗,“我让他在这等着的!”

“是吗?”侍从队长冷笑着说道,“如果找不到人,你就和我回去吧。”

“肯、肯定能找到的!”托瓦身体颤了颤,他知道,这个“回去”和他原本想象的“回去”,并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