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头和老妪一听到苏允的话,眼中顿时迸射出了冰冷的杀意,但是两人却是嘴角含笑,身形就像是水纹一样慢慢的消失在了原地。

苏允见此,怡然不惧,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神识扩散而开,同时九幽冥咒和昊天战甲同时施展了出来。

这两个老家伙的确是刺杀的高手,即便是苏允的神识已经堪比合体镜了依旧是只能感受到两股气息,却是根本感觉不到他们是如何行动的。但对于苏允这就已经足够了。

“小友小心!”

空中,古风提醒了一句,在古风和古江左右,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城主府的强者,他们都没有动手,只是在哪里观战,而且他们周围聚集的人还在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候,苏允的左右传来了两道波动,苏允的灵识瞬间感觉到了一丝杀意,随后两道的光芒已经快接近了苏允的身体了。

空中不少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因为如此暗杀术若是换做是他们的话根本就是无解的,他们也不知道苏允是否能够挡住。

但苏允却是冷笑一声道:“们所谓的暗杀术,在我面前就是土鸡瓦狗!”

苏允开口的瞬间,九幽冥咒已经挡在了左侧,上面有着一道道漆黑的纹路流转,随后苏允双手紧握战雷戟,在右边那道光芒到达自己面前的瞬间,苏允双手猛地一扭,战雷戟上面雷光爆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地刺了出去。

一招气贯长虹被苏允完美的施展了出来,战雷戟的尖部凝聚出了旋转的雷电之力,然后轰隆一声将那道流光轰碎,然后气势不减,直捣黄龙。

攻击苏允右边的乃是哪位老者,他的暗杀被破的瞬间身形就被逼了出来,这老头面色大变身形向后爆退,但苏允如何能放过这个老混蛋?战雷戟几乎紧贴着他的身子追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空中观战的人都发出了惊呼声,而苏允左边的老妪见此,居然不顾暴露身形,浑身包裹着灵气,手中的匕首闪耀着渗人的黑芒,对着苏允的九幽冥咒狠狠的刺了出去。

大胆清新美女户外自拍照片

但就在这时候,苏允身子猛地一扭,战戟来了个回马枪,反而向着后面刺去,同时在刺出的瞬间,九幽冥咒直接对着老妪扑了上去。

即便老妪一生暗杀过无数的强者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简直让她始料未及,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九幽冥咒已经躲开了他的匕首直接将其笼罩,就算是她有通天的手段都不可能瞬间挣脱,只能硬撼苏允这一击。

可苏允这一击怎么是那么容易接下的?苏允在战雷戟刺出的瞬间,无影神针也是立即激射了出去,老妪的修为虽然不弱,已经是出窍境了,但也不可能感受到无影神针的威胁。

不过这老妪此时的举动却是正中苏允下怀,老妪知道自己挡不住苏允这一击,头顶上忽然跳出了一个迷版的老妪出来,挥手之间就控制了周围的天地之力,想要以此挡住苏允。

元婴出窍,威力的确是强悍,苏允的周围天地都为之变了颜色,但将元婴暴露出来也是极其危险的,就犹如现在这般。

“嗤!”

一道极其细微的声音从老妪的元婴传来,原本快速挥动双手的老妪元婴瞬间僵在了老妪的头顶,一动不动,老妪的身子也是猛地一颤,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眼神中的神采开始飞快的溃散。随着她眼神溃散的还有老妪掌控的那些天地之力。

“这,怎么回事?”

有人惊呼,没看懂是什么情况,而苏允的战雷戟却是轰隆一声粉碎了老妪的手臂,然后将其尸体轰成了一片血雾。轻松斩杀了老妪之后,苏允确是根本不做停留,身子扭转过来,对着老头就是一阵乱劈。

这老头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他看到苏允来了一招声东击西后便是再次向着孙袭来,但是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苏允一个照面就将那老妪打的神魂俱灭,要知道他虽然比老妪的实力稍微强一些,但也强不到哪儿去。

再加上他擅长暗杀,现在这般光明正大的和苏允打根本就不是苏允的对手,单单是苏允这一阵猛砸就打的他的不断的后退,挡都挡不住。

“暗门,们不是和肖嚣张吗?们除了会躲在暗处,像一群老鼠一般们还会什么?”

轰轰轰……

苏允一个三连劈,直接将老者劈的犹如一个破麻袋一般飞了出去,此时的老者身上还有阵阵青烟冒出,那是被战雷戟爆发出来的雷电之力给劈的,之所以会被劈,那是因为苏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硬生生的将老者身上的护体灵气都打爆了。

轰隆一声,老者直接被轰进了小院中,砸出了一个大坑,随后便传来了咳血的声音。但是当烟尘散之后,那地上却只剩下了一个深坑,那个老头早已不见了踪影。

“人呢?”

众人都傻眼了,但是孙的嘴角却是掀起了意思冷笑:“逃得掉么?”

说完,在众人的眼神下,苏允反手将一张弓拿了出来,没有箭直接张工拉开,周围的天地之力和苏允的灵气凝聚出了一道箭影,然后苏允对准了地面。

而此时的老者满脸慌张的在施展秘法在地底穿行,他的嘴里都在不断咳血,但是他却根本没有停下来了疗伤,拼了命的逃跑,脸上尽是惊恐之色。因为那个年轻人是在是太恐怖了,虽然他不善于正面对抗,但他可是实打实的出窍境强者,就算是不敌凭借自己的手段逃走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他在苏允手上却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完全被碾压。

“得把消息传回去啊,不然暗门肯定会在这小子手上吃大亏。嗯?那是什么?”

忽然,老者脸色大变,因为他感觉到暗中有东西锁定了自己,而那东西让自己感觉到了无尽的危险,完全可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的那种。

但此时他才感觉到已经迟了,因为苏允已经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