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进行的开始缓慢起来,有一些气息强悍的惊人的存在到来,不过都并未上场,那些都是法相巅峰,九十九丈法相的存在。

他们都比沈睿,比阴铭大上几岁,甚至接近十岁,自持身份,并未上场与沈睿战斗,否则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但最终或许他们也会下场,沈睿面色并没有一开始那么轻松了,这场战斗果然极为困难,怪不得这么多年也没有人闯的过去。

这些法相巅峰的存在就是防线,而且是经过国都培养的天骄,就拿刚刚樊玉安来说,若是此人达到法相巅峰,沈睿是没有取胜的把握。

同境界的人很难几乎战胜他,但那些法相巅峰都是在窥探圣人境界的人物,不能小觑。

如果他也达到法相巅峰,他相信没有人可以挡的住他,但此刻还是太早了。

随着一声轰隆之音,又一名少年跌落擂台,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场战斗了,几十场或者上百场。

天已经微微亮起,围观的人不仅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了,里三层外三层。

天亮之时,来了两位沈睿的熟人,正是黎玉渊和白剑两人,正和古玲珑站在一起。

“沈睿,怎么样,滋味好受吗?”黎玉渊气质若仙,缥缈不定,周身上去笼罩着莫名的气息,似乎不属于这片世界一样。

和谪仙的气息倒是有几分相似,他身旁已经窜了数公分的白剑握紧拳头,喊道:“大哥哥,加油!”

他浑身锋芒毕露,一双眸子更是锐利无比,令人不敢与其对视,他是剑骨,虽然小小年纪,但已经颇为慑人。

文艺美女洁白长裙浓密卷发手捧鲜花丛林写真图片

“你们就别说风凉话了。”沈睿见到熟人,倒是颇为开心,不过听见黎玉渊的话顿时郁闷了不少。

黎玉渊大笑,以前都是沈睿揶揄他,没想到也有沈睿憋屈的一天,让他很是高兴。

沈睿心中暗叹,虽然打一天一夜还要多,但他的恢复力惊人,而且并没有碰到可以与之生死大战的仇敌,所以**倒还是保持巅峰状态,但心神却疲惫了不少。

而且看着擂台旁虎视眈眈的一大群人,仅仅站在阴铭身边的就有接近十人,都是不能轻易获胜的人物。

而且法相巅峰也有五六位,面色淡然,甚至在低声交谈着,不到最后的时刻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阴铭几人沈睿还有把握获胜,但面对他们他是真的没信心。

他哀叹,这次怕是要丢人了,还是想想怎么琢磨到三百万灵晶吧,这种方式的确太困难了,若是他再修炼一段时间,还有可能。

“四哥,你们什么时候上去把他揍一顿啊,昨天他们可嚣张了。”古玲珑身边还站着一位气质尊贵的年轻人,面带和煦的笑容,这是一位皇子,同时也是法相巅峰境的一位。

“玲珑,现在还不行。”皇子摇头道,现在上去干什么,说明古国无人了,只能让法相巅峰的出来的欺负人吗?

场中,一个飒爽女子,手持两柄巨斧,挥舞的虎虎生风,据说是国都程家的人。

一斧下去,空气都被隔开,发出呼啸音,但劈在沈睿的身上,仅仅只能划出一道白痕,种种神通叠加之上,他的肉身实在是太恐怖了。

“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厉害了,他若是法相巅峰恐怕还真让他通过了,但现在恐怕很难通过,除非有奇迹的发生。”

皇子赞叹道,沈睿的战力的确可怕,而且还有诸多底牌。

然而就在这是,天际传来一阵轰鸣,宛若万道碰撞的声音响起,众人被吸引了注意力,都不禁仰望天空。

只见天空之中,居然出现了一道恐怖的黑色裂痕,蔓延不知多少距离,众人只知道根本看不见尽头。

“天…裂了…”有人惊颤的说道,浑身都在颤抖,甚至有些人已经从天空上跌落下去了。

因为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一道绵延不知道多少公里的巨大裂痕,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了在天际上,不知道震惊了多少生灵。

黑色的缝隙中不知有什么样的秘密,幽深无比,像是一个远古巨兽要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一切!

皇宫中,古皇突然仰望天空,即使是他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起惊骇:“这么快!?”

话音刚落,皇城中射出几道光芒,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直直地射入了裂缝中。

“莫慌,这件事情吾国与几大势力要已得知,已经制订了应对方法。”古皇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整个古国疆域也有古皇的声音响起,安抚百姓。

如此恐怕的事情发生,如果不处理好,会出大麻烦的,其余几大势力也是如此。”

“挑战之事,不要再浪费时间了,玲珑,阴铭…你们五人一起上台吧,若能胜利,便算你通过了,沈睿,你看如何?”古皇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谢陛下,我没有意见。”沈睿点了点头,明显是出了大麻烦,古皇不想让他们在这上面浪费几天的时间。

而沈睿更是毫无意见,本来他基本上没有通过的可能性,但现在,虽然是一对五,但通过的可能性却远远的增大不。

古玲珑无语的看了一眼身份的皇兄:“四哥,这就是奇迹吗?”

这位皇子也有些尴尬,这能怪他吗,他也是保守估计,主要是怕沈睿还有什么底牌,到时候翻盘了,他脸上不好看,才补了句除非奇迹,谁知道天就裂了。

古玲珑,阴铭,还有三名气息强悍的家伙上场,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古皇也不是随口点的。

一对五,他也有些压力。

“沈兄,得罪了。”几人拱手道,其实他们也不想群殴的,但古皇发话了,他们和沈睿不同,他们可是古国的臣子,只能听古皇的吩咐。

“终于能痛扁你一顿了。”古玲珑握着小拳头,脸上满是兴奋。

“呵呵…”沈睿冷笑,今天就是拼着失败,也得把古玲珑轰下去,简直太嚣张了。

至于盗跖?那是谁?好熟悉的名字。

(各位老板抱歉,这么晚才更新,今天有点事,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