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被西沃尔伯爵扔出的武器瞬间便造成了恐怖的爆炸。

爆裂的金属碎片贯穿了那一群“邪教徒”的头颅、内脏各种要害。

西沃尔伯爵的洗礼天赋——爆裂。

他能够让物品从内而外膨胀爆裂,从而毁灭物体,进而破坏周围的事物。

而他的黑铁级洗礼天赋,是——贯入。

他能够向让握着的东西注入“力量”,让物体从内而外受到力量挤压。

年轻时,他用这个洗礼天赋击溃了一个又一个的敌对者。

洗礼天赋配合着黑铁级的强大身体力量,任何东西都会被他的天赋破坏。

而在进阶红铜之后,“贯入”的天赋也随之进阶为爆裂。

一柄普通的武器发挥出恐怖的杀伤力。

如果有人被他握着的武器刺入身体,亦或者是被他的手直接触碰,那么,结果就只有死亡。

长发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除了拥有比他更加强大的身体素质的蓝银骑士之外,红铜级,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他的洗礼天赋的攻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不妙,但是西沃尔伯爵完没有任何犹豫,他,对自己的直觉无比信任。

他要快速解决战斗,返回伯爵堡。

而在西沃尔伯爵亲自战斗之后,原本在失去络腮胡骑士,疤脸骑士被迫一个人强启天赋战斗的压制下依然坚挺的猩红侍者们,在惨叫声怒吼声之中被快速收割。

二十名士兵在众多的猩红侍者的围攻之下,已经重伤了超过十人,虽然没有死去一人,但都是因为西沃尔之前适时出手,掷出武器阻挡攻击。

但是也仅此而已,要戒备这个诡异邪教之中可能存在的红铜级强者,他并没有做得太多,避免给了对方机会。

而在他几次试探性地发动攻击杀死那些“邪教徒”之后,还是没有强者出现。

西沃尔伯爵并不认为对方会阴险到这种程度。

而结果,和他的猜想一样。

对方根本没有红铜级的强者,甚至都没有黑铁级的强者!

“早该想到的!”

挥斩长剑,将两个扑向自己的“邪教徒”劈成四截之后,西沃尔伯爵使用了天赋,快速杀死了视野之中的所有“邪教徒”。

然后开始寻找关押了那些贵族子嗣的“邪恶仪式”地点。

而想要找到,也很简单。

西沃尔警戒着可能存在的红铜级术士之时,也注意到了一开始那几个“邪教徒”通知同伙时的路线。

“在东边。”

在解决了邪教徒们之后,西沃尔伯爵立刻对着一众手下指了方向。

再次击杀了几个“邪教徒”之后,西沃尔伯爵等人在骑士庄园内部,靠近骑士住所中,找到了目标。

刚走进屋内,开启了天赋防御,作为先锋军的疤脸骑士,仅仅是打开了入口,便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血腥味的浓烈程度,堪比上次西沃尔伯爵与西南方的高科伯爵之间的庞大战场,几百具尸体堆积的血腥味。

回头和西沃尔伯爵对视了一眼,疤脸骑士将手中的骑士长枪交给了一个士兵,从他手中拿过长剑。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

黑犀突进!

犀角般的黑色凸起从额头长出,皮肤变得漆黑,身肌肉膨大一圈,那原本显得有些宽松的轻铠完绷紧。

伴随着一声巨响,疤脸骑士并没有选择直线向前的大门,而是选择了撞碎墙体。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疤脸骑士撞进了屋内,入眼的,是十数名被捆绑着的“囚徒”。

在他们的脚下、墙体之上,是密密麻麻的纹路,邪祟而可怖,宛如呼唤某个强大存在的召唤仪式。

而除了被捆住的人之外,还有七个正躲在门口边上的男女,身上萦绕着恐怖的血腥味。

在看到他的瞬间,这七人宛如野兽一般发出了高昂的尖叫,向着他齐齐冲了过来。

曾经见过的,其中的五个男人双手挥出,十道血爪迎面袭来。

早有准备的疤脸骑士双手抬起,坚硬而漆黑的左臂挡在眼前,而右臂抓握着长剑向着前方毫无目标地斩了一个圆弧。

在血爪与圆弧交织之时,正门处,西沃尔伯爵用天赋炸裂大门,闯了进来,手中长剑轻松地从三人身上连斩而过,伴随着可怖血腥的截面绽开,三人直接变成了六块尸体。

而剩下的四人,其中两人人也完来不及从攻击疤脸骑士的动作中回过身来,被西沃尔伯爵直接腰斩而死。

其中的一人勉强回过神来,就被西沃尔伯爵从正中央斩下,直接一分两半。

而最后一人,则被西沃尔伯爵斩断了双手,然后被其他士兵摁在地上,留了活口。

在击杀了七人之后,西沃尔伯爵以及匆匆赶到的其他骑士,一同来到了看上去就像是“祭品”的众人之前。

“伯爵大人,他们都昏过去了。”

疤脸骑士默默地解除了天赋,漆黑的皮肤恢复了肉色,对于手臂上那狭长的伤口,完没有任何提及的意思。

西沃尔伯爵看着这些人,他们打扮各异,有像是吟游诗人的、又像是冒险者、旅人的,也有和自己等人的目标,与穿着贵族狩猎装的贵族一样华丽的服饰的。

而他们的共同点,就是看上去绝对不像是佃农农奴之类的农夫,都不是本地人。

还有就是——年轻。

这十几人之中,并没有一个中年人或者老年人。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西沃尔伯爵望着那个被按在地上的活口,质问道。

但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回答的意思,反而是露出了一股癫狂的笑意:

“猩红之女!万岁!”

伴随着一声癫狂的呐喊,西沃尔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抽身后退,并且将自己的儿子福克西沃尔也带离原地。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下一瞬,地上的“邪教徒”尸体、被留了活口的“邪教徒”,还有那些被捆住的“祭品”,身体瞬间鼓胀而起。

血液飞溅,猩红炸裂,澎湃的血宴之力宛如万千只血箭,瞬间笼罩了整间屋子。

整间屋子瞬间就变成了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