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5月

深潜者们的岛屿,非常的接近评议国。所以哪怕是谢铭这种只有半吊子知识就充当航海士的家伙,都能顺利的将商船开到了评议国。

不过,抵达的地方,理所当然,肯定不是评议国的码头了。

船上的航海图和他自己持有的指南针,只能让他大概的分辨亚格兰德评议国的方向。至于港湾在那里,谢铭又怎么可能知道。

他能开着船把所有人带到这个地方,就已经算是

“轰!!!”

伴随着一道轰鸣声,名为深潜号的商船,慢慢的沉入到了海底,成为了过去式。

至于为什么沉了?触礁呗。

浅海,到处都是暗礁。这个商船又是谢铭通过魔力来推动,谢铭又没有太在意这俩价值不菲的商船。所以哪怕知道前面有暗礁,谢铭也不管不顾的直接往前怼了过去。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船底开了一个大洞,直接沉入了浅海中。所幸当时评议国的岸边已经进入了谢铭的精神扫描范围,所以他便直接带着两女瞬移到了岸上。

“呜哇,真浪费啊”

看着远处沉入海底的商船,应为不禁有些咂舌:“铭小哥,那一艘船应该是值不少钱的吧。”

“深潜者的船,我可不敢卖给别人。”

17岁女生小虎牙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谢铭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关于克苏鲁神话体系的任何物品,要是不知道使用方法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销毁。毕竟,疯狂可是会传染的。”

“会传染的疯狂吗形容的还真是恰当啊。”

“噗噗噗噗~~”

小章鱼的两只触手缠绕,形成了抱胸的动作,赞同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融合并且压制了外神克苏鲁的化身,没有人比它们父女俩更清楚邪神的性质。它们若是出现在世界上,那就是一个会移动的传染病源。

传染病字名为疯狂,传染方式为视觉。

虽然对于北斋而言,世界怎么样其实根本都无所谓,他只需要能继续画画就够了。但是作画,也是要给人来看的。

世界上的人类要是灭绝的话,那么又有谁能欣赏评价他们作出的画呢?而且,自己的女儿还在外面呢。要是把自己的女儿给牵扯进来,那该怎么办?

这就是为什么北斋能够压制克苏鲁意识的原因。

与自己的父亲相反,应为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不过,她也有对作画的追求。只是这个追求,在‘葛饰北斋’这个称号下,显得太微不足道罢了。

“说起来,惠呢?”

应为到处看了看,奇怪的问道:“我还想说,在下船的时候给她画一副画呢。她跑哪里去了?”

“她站在你的背后啦。”

轻轻拍了一下应为的脑袋,谢铭有些无语:“连人家的人都找不到,你还怎么给人家画画啊。”

这家伙,在船上第一次见到加藤惠的时候,就直接说出了‘哇,明明是个让我有作画**的美人,但为什么存在感那么低啊。’这种失礼的话,导致加藤惠失落了好一阵子。

“还以为自己的存在感变强了,原来只是错觉啊”

听到加藤惠嘀咕着这种话,搞得谢铭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的确,以谢铭的观察力是不会错过加藤惠的存在的。而深潜者们靠着气味和其他方式,也不会漏掉。可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加藤惠的确还是那个容易被忽视掉的‘阿卡林’角色。

不过虽然应为说出了那么失礼的话,但对象毕竟是那个‘圣人惠’。仅仅是失落了一小会儿,便重新振作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两人便成为了无话不聊的闺蜜。一个叫‘惠’,一个叫‘阿荣’的,真是把谢铭看得一愣一愣的。

但是有一说一,加藤惠的性格是真的好。哪怕应为和她的聊天中,是她完听不懂的作画技巧和作画理念,但是她却能一直保持着认真的态度去听,而不是敷衍。

这种性格,也是两人的感情能在半天时间内迅速加深的原因。毕竟对于应为来讲,这可是第一个能够认真去听她讲述画画的女性朋友。

人们对于自己听不懂或者不感兴趣的东西,很快就会有一种不耐烦的敷衍态度。就像是一个对游戏动漫不感兴趣的漂亮妹子,永远不可能仔细去听一个宅男对动漫游戏的热情介绍一样。

可是加藤惠却不同,她会认真去听,并且会对一些她不懂的事情向你提问。这种时候,讲述者的心情绝对是十分开心和感动的。

所以应为对于加藤惠这个朋友,是十分重视的。重视到什么程度呢?就像现在这样。

“噗噗~~”

在发现了加藤惠之后,小章鱼的双眼冒出了一道精光,直接扑向了加藤惠的怀抱当中。但是,它的几只脚,却被应为给拽住了。

“噗~?”

“爹爹,能不能,不要占我朋友的便宜呢?”

说着,应为微微一笑,紧接着便将手中的章鱼毫不留情的摔在了地上,顺便还踩上了一脚。

“噗!!!”

一滩墨汁,被小章鱼喷了出来。

对于自己老爹的性情,应为是再清楚不过了。要知道,他可是画出过《海女与蛸》这种重口味的ghs画作的画家啊。

应为同样也喜欢美人,不过这美人指的是美丽的人。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美丽的人,都能引起她作画的兴趣。她的目的是作画,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可是化身为小章鱼的北斋,那就完不同了。

他就是一个色老头,没得洗。

“阿荣你和北斋先生的感情真的是好呢~”加藤惠看着葛饰父女的互动,轻飘飘的说道。

“毕竟这是一个为了作画,可以去和邪神沟通的,没办法的爹爹啊。”

抬起了草鞋,应为有些无奈的说道:“惠你就放心吧,爹爹我会看管好的。”

“嗯,谢谢你,阿荣。”

“好了好了,加藤,阿荣,该准备走了。”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用精神力探测周边的谢铭,此时终于找到了去往城市的道路。

“路已经找到了,可以出发了。”

“是~”

“阿荣就称呼为阿荣,称呼我就是加藤啊”

心里突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但是加藤惠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好的,谢铭先生。”

两女跟上了谢铭的脚步,走进了森林之中。而在穿过森林的不远处,一座相当宏伟的城市,正矗立在那里。

而在城市的中央,有着一尊巨大又无比威严的巨龙雕像。

雕像前的铭文上,是这么写的。

评议员,白金龙王:查因度路克斯·白锡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