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5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做了什么?该问问,这个女人做了什么好事。”徐子靳冷笑,目光直直看着小凌。

床单上的那一抹鲜血,如同笑话一样,摆在那里。

一想到这个,徐子靳就觉得恶心。

凌小凌什么时候来的?他完全不知道。

“子靳,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小凌腾地一下站起来,羞恼,而又生气地反驳。

“先别急,把衣服穿上,别跟他一般见识。”徐老太太安抚地拍了小凌的肩膀,面露不悦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一次,儿子也太不靠谱了,没见过睡了人家,还倒打一耙的人。

“伯母,我没有……子靳他误会了。”小凌轻轻啜泣,大眼睛里隐含着满满的委屈。

“我知道,我都明白,别哭,伯母站在这边。”

“快点穿好衣服,全都下楼去说。”徐老太太目光凌厉地看了儿子一眼,警告道。

徐子靳的脸上没有好脸色,无奈徐老太太扶着小凌出去了,他只能暂且作罢。

气质与清新成熟与可爱

头还在一抽一抽的痛,徐子靳低咒“该死”,才起身走向浴室。

半个小时候,男人衣冠楚楚地出现在徐老太太和小凌的面前。

但面色依旧冷沉,没有丝毫笑意。

“下来了?正好,好好说清楚,一大早的发这脾气算是什么。”徐老太太拉下来,一副完全站在小凌这边的表情。

徐子靳没有反应,更没有给徐老太太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只是充满厌恶地看向小凌,没想到竟然是个有心计的,趁着他喝醉爬上他的床。

“徐子靳,我在问问题呢。”没等来他的回答,徐老太太的脸有些挂不住。

这儿子,是越来越不叫人省心了。

“,出来。”徐子靳冷笑,在徐老太太和小凌都没有防备的时候,猛地拽住小凌的手。

“啊……子靳……要做什么?”小凌的眸子里布满惊恐。

“凌小凌,很大胆,竟然敢算计我。这就让知道,算计我的下场。”

不等她说话,徐子靳冷漠无情的声音继续响起。“一会儿我就会让人宣布取消我们的婚事,好自为之,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在我面前了。”

“什么?”徐老太太的反应,和小凌一样震惊而又激动。

“为什么?倒是说清楚啊,儿子,不带这样耍流氓的?要跟小凌退婚,我第一个不同意。”徐老太太恼羞成怒地看着儿子,语气斩钉截铁。

这都是什么事儿,明明睡了人家的是他,这会儿他竟然还要求退婚?

“子靳,是不是气糊涂了?什么是不能坐下来好好说的?小凌才是最吃亏最委屈的人,可别乱来。”徐老太太大声警告。

“妈,不用多说,不同意我也不会改变决定。”

“这是……”徐老太太被气的直喘气。

“子靳,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了,发生了昨晚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而且,明明是喝醉了酒把我……呜呜……”

小凌被徐子靳的反应吓了一跳。

她没想过,他会这么坚决,

假若今天,这里没有徐老太太的话,她一定会被徐子靳轰出去的,这一点,她现在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是正因为是这样,她更需要好好利用这个筹码。

“听到没有?是喝醉了酒,占了人家的便宜。现在还推脱责任,我跟爸是这么教的吗?再者们已经是准夫妻了,天经地义的事情。”

“萍姐,送老夫人出去。”徐子靳冷声打断徐老太太的话,面色铁青的指着门口。

“好啊,这是要赶我走了?徐子靳,翅膀硬了啊?”徐老太太浑身哆嗦着。

她儿子这是怎么回事?被人下了降头吗?

“伯母,别说了,别说了。”小凌嚎啕大哭,捂着嘴巴,上气不接下气。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关心他,不该在他抱我的时候没有推开。他要退婚就退婚,反正是我自作自受,我这就回去吃了避孕药,绝了一切心思。”

说着,小凌站起来,猛地往门外冲去。

动作太快,徐老太太竟然是拦不住。

“徐子靳,这个混账,我回头再跟算账。要是害我孙子没了,看我不让爸收拾。”徐老太太咬牙切齿地扔下一句话,又盯着老骨头出去追人了。

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徐子靳冷冷一笑。

随即,没有丝毫犹豫,打电话给助理,亲自刊登退婚一事。

下午,这则消息面世,众人哗然。

徐子靳和小凌订婚得低调,并没有特地宣扬。

但就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高调地登出退婚的消息,无疑是给小凌一个响亮的耳光。

而徐子靳,此刻正在跟萍姐了解情况。

他脸上的疾风暴雨,让萍姐说话都在发抖,结结巴巴地交代了昨晚的事情。

徐子靳越听,脸色越沉。

“对不起先生,都怪我,我以为凌小姐在上面只是坐一会儿的,没想到……”萍姐满是自责地说。

但对于徐子靳敬畏的同时,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没想到他的未婚妻,因为一个意外,非但没有得到另眼相待,还被徐子靳直接登报退婚。

“确实跟离不开关系。”徐子靳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萍姐的心猛地提起来,下一刻,徐子靳冷漠的声音响起。“我让助理给结工资,明天开始,不用来上班了。”

随即,迈开脚步,大步离去。

徐子靳的电话快被打爆了,来自徐灿阳的,徐老太太的,小凌家属的,他朋友的。

但是他一个都没接,直接将手机关机,开着车去了公司。

而医院内,配合着应景住院的严一诺,意外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脸上带着浓浓的惊讶。

徐子靳,不像是这么高调的人。

况且,这不是结婚,而是退婚。

他这样做,不怕引得众人唇舌大战?

“一诺。”徐利菁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

“在看报纸?看到徐子靳退婚的事了吧?”徐利菁平静地问。